elpayaso

自娛用

【all杨威利】宇宙‧心中 11

ALL杨威利,本章缪杨罗杨,无车。OOC,私设多,部分名词设定来自star trek,BUG请无视。新手渣文笔请小力鞭>”<



【all杨威利】宇宙‧心中 10

ALL杨威利,本章缪杨罗杨,无车。OOC,私设多,部分名词设定来自star trek,BUG请无视。新手渣文笔请小力鞭>”<




【all杨威利】宇宙‧心中 09

ALL杨威利,本章缪杨,无车。OOC,私设多,部分名词设定来自star trek,BUG请无视。新手渣文笔请小力鞭>”<




【all杨威利】宇宙‧心中 07

ALL杨威利,本章吉杨,无车。OOC,私设多,部分名词设定来自star trek,BUG请无视。新手渣文笔请小力鞭>”<



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60702041808455

怕大家等(誰會等啊!
先說一下今天沒更新,
因為颱風要來了,怕放假所以趕工作中,
(台北預估會整個籠罩在暴風半徑中,暈……)
今天沒有更新>”
感謝各位太太的支持和喜愛,
本來只想寫一篇太空艷//情文自娛自樂,
沒想到這麼多人支持,真的感謝大家😘
我會努力繼續寫的😳😳😳

【all杨威利】宇宙‧心中 06

5補上了,看6之前記得先看5😭怕屏,6也換外鏈了

ALL杨威利,波杨车全车发出了。有车的章节TAG会列出CP。OOC,私设多,部分名词设定来自star trek,BUG请无视。新手渣文笔请小力鞭>”<


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59645018523148#_0

【all杨威利】宇宙‧心中 04

ALL杨威利,波杨,微莱杨吉杨,本章依旧无车。有车的章节TAG会列出CP。OOC,私设多,部分名词设定来自star trek,BUG请无视。新手渣文笔请小力鞭>”<


    脚步虚浮得让人担心的杨并未拒绝高大青年的提议,他曾透露过自己不喜欢形式上的应酬,或许这是两人的相似之处。两人慢慢走在伊谢尔伦的街道上,除了宪兵,街道上几乎空无一人,店铺门口挂着打烊的牌子,士兵和民众此时应该都在狂欢,庆祝自己能够成为第一批登上火星的拓荒者。吉尔菲艾斯为杨威利介绍路上的招牌,后者则是赞叹着帝国区街道的华美风格都与同盟大相径庭。

    “不过,吉尔菲斯──啊,吉尔菲……不介意我叫你齐格吧?你的姓氏实在太过拗口了。”杨突然直呼其名,让青年的心跳瞬间紊乱。“你想过到了火星之后,这座伊谢尔伦空间站还有什么用处吗?”

    兀自为自己不寻常的心悸感到失措的青年没注意到杨的问题,而杨也没等他回答又继续说道:“若只是当作运输和生活用,为什么要搭载这么多重型武器和单人座机动功能艇?”

    查觉到年长男人所欲表达,青年沉默不语。

    “我想两方应该都有相同企图:若是以后必须倒戈相向,这座空间站就抢来当作要塞吧。”杨搔了搔自己蓬乱的黑发,苦笑道:“变得尴尬了呢,别这么严肃,这应该是彼此心照不宣的事。虽然军方的说明是为了以防万一,保证说绝对不会有那样的事发生,但只怕时机到了他们就会下令要我夺取空间站吧。”

    吉尔菲艾斯的沉默是因为杨威利所说是事实。伊谢尔伦未来拥有的战略价值无法估算,就像是颗成熟的苹果挂在唾手可得的地方,任何人都想摘取它。不同于同盟军方的虚与委蛇,自己以及其他帝国提督们则是皇帝那里接到了确实的命令──”如果对方试图动手,不用犹豫,将他们化成宇宙的尘埃吧”。在火星建设完成之前,帝国与同盟都需要彼此的人力与技术。但就算在那之后,地球的危机还未解除之前,贸然发动战争实属愚蠢,帝国现在掌握实权的那个人不会坐视此事发生。

    “同盟军方在伊谢尔伦的系统里埋了后门。”杨说道,抬眼看着吉尔菲艾斯,温润的黑色眼眸没有任何杂质。“罗严克拉姆元帅肯定也设了方便帝国控制的后门。如果是我就会这么做。”

    两人站在路中央,气氛凝重得让一旁宪兵感觉到不对劲。他们握紧了腰际的枪,互相以眼神暗示,只要吉尔菲艾斯一级上将发出指令,立刻就能让同盟敌将束手就擒。

    红发年轻人稳重敦厚的模样让杨威利有些后悔自己的突兀行为或许会毁掉两人建立起的友谊。穿着帝国的黑银制服、被本国女兵称说”帅得同盟内没人比得上”的青年,只是淡淡地指出:“我想杨提督提起这件事,是希望从我这里获得保证吧。”

    黑发男人揉弄着手中的帽子讷讷道:“不,若是这样说便是羞辱你了。我不需要从你这里获得任何承诺,只是想让你以及罗严克拉姆元帅明白,我会尽可能地阻止这种事的发生。”

    吉尔菲艾斯惊讶地看着杨威利。“难道阁下打算违抗军令?”

    “我并非不认同自己所选择的道路,只是和个人的自由与生命相比,所谓为国家效忠不过是当权者用来绑缚民心的借口,根本不值得将之放在天平上衡量。”

    这一席话彻底切合吉尔菲艾斯的想法。自己果然没看错这个男人,他感叹着,心里泛起一股难以名状的情绪。从多年以前誓死效忠莱因哈特开始,唯一希望的就是看到好朋友掌握这个世界,铲除腐朽的高登巴姆王朝及统/一日渐崩坏的自由同盟,因为他相信那是最好的未来。而现在,他不由得觉得只要有这个黑发魔术师的存在,真正的和平终有一日会到来。莱因哈特大人对这位同盟上将的欣赏早已众所皆知,无论是将其收归麾下或是与他达成和平协议都是势在必行的,想必金发的好朋友也会乐见其成。

    杨威利试着用帽子压下凌乱的头发,笼罩在对应时间所调整成的仿夕阳灯光下,微醺的脸上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微微下垂的眉眼彷佛有些不安。

    如此可爱的人却拥有这般耀眼的灵魂,吉尔菲艾斯唇边勾起一个温柔的微笑。

    “杨提督。”他温声道,“很高兴能和你达成共识。为了私欲发动战争是莱因哈特大人所不齿的,只要有你的承诺,相信我们都能避免无谓的伤亡与耗费。”

    “哦,是、是吗。”黑发的人有些口拙。“承蒙你的谅解,吉尔菲艾斯阁下”

    “请叫我齐格就好。”吉尔菲艾斯道,随即又补上:“我坚持。”

    杨威利愣愣看着吉尔菲艾斯,高大的年轻人执起杨威利的一只手,俯身亲吻,双唇轻柔地拂过手背。“莱因哈特大人要我转达,他非常期待与你见面。”

    魔术师惊疑不定,看起来像是下一刻就要拔腿逃跑的样子。他慢慢缩回手,怕动作太大会冒犯似的,讪讪道:“感谢元帅大人的厚爱,我也很期待与他的会面,但现在说这个似乎嫌早,等我回地球至少要几年后了。”

    红发年轻人回以一个温暖的笑容。

 

 --

 

    如果说因为不懂帝国文字才导致迷路还情有可原,但在使用通用语的同盟区迷路又当如何?杨威利现在正面对着如此窘境。

    伊谢尔伦空间站启航之后,居民们的生活步上了轨道。物资配给有卡介伦烦恼,区内治安由先寇布负责,硬件设施方面是亚典波罗负责发号施令,更大的问题有帝国一级上将吉尔菲艾斯扛着呢。红发年轻人简直是所有美德的体现,勤奋公正,所以杨也非常放心地将所有事务交给其他人。“我只是挂名司令官”是近来同盟军官们进入司令室最常听到的发言。

    每天睡到日上三竿,吃完饭后悠闲地喝尤里安泡的红茶,阅读存在PAD里的电子书(由于生态剧变,纸质书几乎不复存在,杨威利拥有几本小心翼翼储放在真空防潮箱里的古董书,偶尔会拿出来翻阅),午睡过后便到处溜达,过得如此颓废却还有薪水可领,简直是杨梦寐以求的生活。不到一个礼拜,当初还嚷嚷着不愿意浪费太多时间在航行上的人便已经彻底爱上这种无所事事的生活。

    同盟区的街道上经常会看见司令官视察民情,穿着休闲服伪装成一般人的模样,身旁跟着亚麻色头发的美少年副官,有时身后会换成有着一头铁灰色头发的青年、英挺俊朗的前蔷薇骑士连队长或是强壮可靠的现任连队成员。即使没穿军服,同盟的民众也都认得艾尔法西尔与亚斯提的英雄、奇迹的杨威利,更何况得以登上伊谢尔伦的人都有其专业及应当负责的工作,大家过得非常充实忙碌,有闲情逸致散步的也只有同盟的司令官阁下了。

    当然司令官阁下也有想要独处的时刻,好不容易说服众人让他不带护卫出门,并勉强接受戴上定位手环的屈辱条件。无视杨的抗议,卡介伦冷酷地说若是司令官失踪,难道要在空间站内广播请帝国和同盟合作协寻吗?

    短暂的自由让杨一时得意忘形,就像叛逆的孩子在没人看管时想要从高柜子里拿出被谆谆告诫不能碰的东西,所以杨选择了之前散步没去过的楼层。此处应当是同盟军放置武器及停泊单人座机动功能艇的停机棚,并非一般人可以踏足之地,但杨拥有的最高权限让他畅行无阻,本想观赏数千架斯巴达尼恩停泊在一处的壮观情景,最后却迷失在立体停机架之间了。

    依照杨的想法,只要找到涡轮电梯就可以回到军官办公区的楼层所在,但天不从人愿,一排排战机从天花板到地面罗列着,架子上的数字根本未照顺序编列。杨绕了几圈,决定选定一个方向直走,迟早可以走到尽头,然后沿着墙壁找到电梯。虽然累人,但杨更没有勇气打开定位手环的呼叫功能。若是让人救出来,卡介伦学长的“颈部以下无用说”真要落实了。

    在充斥着金属及机油味的层架之间无止尽地走著称不上是美好的时光,不过千篇一律的景象有助于放空脑袋。当杨听到有人呼喊他,抬起头面对来人时呈现出来的就是一副过度放空而显得呆滞的样子了。

    “波布兰上校?”

    同盟的击坠王正从距离地面约三公尺处的斯巴达尼恩战机顶部探出头来,笑吟吟地用漂亮灵活的绿色眼珠看着他。

    “贵官在这里做什么?”杨的心思还徜徉在远处未完全收回。

    对于上司的不在状态,波布兰哈哈大笑。“阁下才是,这个时间您应该在午睡吧?”他一翻身利落地跳下来,轻盈地落在杨面前。“难道是来给辛劳的下属探班?有慰劳品吗?”

    年轻人穿着灰色的连身工作服,手套上都是黑色油渍。显然是在帮斯巴达尼恩作整修工作。

    “不是有负责维修调整的技师吗?”杨问道,照理说伊谢尔伦上完全不缺技师。

    波布兰伸手拍了拍银灰色的机体,自豪地说:“这是我的爱机,如果不来帮她保养打蜡、让她亮丽地出动,可是会遭到怨恨的。”

    “哦……”杨始终无法习惯此种花花公子论调。


--

食物复制机坏了无法合成动物性蛋白质,预计明日修复>"<


【all杨威利】宇宙‧心中 03

ALL杨威利,本章微吉杨,无车。有车的章节TAG会列出CP。OOC,私设多,部分名词设定来自star trek,BUG请无视。新手渣文笔请小力鞭>”<

 

    公元2355年6月1日,地球标准时间1930,在杨威利踏上伊谢尔伦第30个小时,载着人类以及数万物种的方舟正式启航。直径三公里的巨型球体空间站,甲板超过百层,足以提供十万人以上生活的空间。这是地球的两大势力帝国与同盟第一次突破百年以来的偏见与藩篱,只为了让地球的物种与人类文明保存下去。

    帝国诸将与同盟高级军官聚集在中央司令室举办了启航典礼,两方的最高司令官吉尔菲艾斯一级上将与杨威利上将一同按下引擎启动的按钮。核子反应炉供能的数十个巨大氩离子引擎喷发时甚至一点声音都没听到,众人只觉得脚下轻晃了下,接着眼前的巨大屏幕以及四周散布着的无数小屏幕便显示出周围星光正迅速地向后退。没想到真能让入此庞大的物体动起来啊,有人赞叹道。

    杨威利看着屏幕,心里多少也有些激奋。从小他就跟着父亲在商船上四海为家,直到18岁进入大学就读前,陆地上的记忆寥寥无几。后来转念海军大学并毕业后,便频繁地被派遣各种远离地球的任务,而他的事迹也是在这之后一次次地累积起来。本来只想当个见证并纪录历史的人,没想到如此平凡的自己却成为被写进史书里供后世批评探讨的一行文字了,

    然而杨自己向来视自由与生命为最高原则,现在所做的,就是将人类从地球的禁锢中解放出来。虽然说到底这是自食恶果,但已造成的破坏无法挽回,此时再挞伐人类的自灭行为也无济于事。行为和当初本意完全背道而驰,杨对于自己的矛盾不禁感到厌恶。

    屏幕右上方显示着到达火星的剩余时间以及距离。由于星球的公转自转造成距离不断改变,最大距离约一亿公里,最近则只剩六千多万公里。考虑空间站质量、出发日期及航行路线,科学家精密的计算之下取了个中间值八千万公里。如果搭乘休伯利安,这不过是弹指之间的事,杨腹诽着。当然这不代表他更愿意待在地球上,相较起来伊谢尔伦讨喜多了,但他更希望前方出现个虫洞,让这段航程缩短成三天以内。

    比起杨在心里无意义的假设与计算,周遭人的反应倒是很正常,无论是帝国或同盟都为了此次任务欢欣鼓舞,两国之间的隔阂似乎就在高脚杯清冽的碰撞之间消失殆尽。酒会举行在摆着无数操纵平台及计算机的司令室,少了平时的衣香鬓影和华丽夺目。帝国没有女性军人,同盟少数的女性军官只穿着简单裙装,两方军人更是都穿着制服出席,身为第三方出资者中立国费沙派遣来的与会者也几乎是男性,然而众人兴致分毫未减,即将成就伟大事业的兴奋充斥着整个会场。

    空间站上应有尽有,酒水食物样样不缺。人类的饮用水早在一个世纪以前就由氢氧制水机合成了,而食物复制机即便在推出之初受到许多抨击,部分人认为合成蛋白质怎么能够取代真正的肉类。但多年改良有成,从复制机里制造出的食物经过厨师的妙手处理也能变成佳肴,有效解决粮食不足问题。杨从没喝过真正茶叶泡的红茶或是用水果蒸馏的白兰地,但他觉得复制机制品就足够美味了。

    他现在就拿着杯子,一杯杯的香槟入肚,平时负责规劝的尤瑞安因为未成年不得参与大人的聚会,对杨来说简直如获大赦。不知不觉间,帝国提督们都聚集在他身边,远看过去,杨威利就像是被埋没在英才之中的小市民。杨舰队的人无一不如此作想。

    “学长的魅力真是无远弗届。”亚典波罗酸溜溜地说。

    “庆幸杨不是喝醉后喜欢高谈阔论的人。”卡介伦语重心长地说。他是少数携伴参加的,他的夫人正跟会场里其他女性形成一个男性难以介入的氛围。”否则泄漏同盟的防御机制和军事密码,就算是比克古元帅也无法保他。”

    陆战部队蔷薇骑士连队也被派驻到伊谢尔伦,成为先寇布管理的维安小队,虽然明显的是大材小用,但同盟军方竟然毫无异议,爽快地批准了申请。现任队长林兹与队员布鲁姆哈尔特同在会场,后者是一个高大壮实、看起来极为可靠的青年,他看着自己所效忠的对象如同身陷虎群的羔羊,不由得低声询问上司:“上校,需要我去将杨提督带回来吗?”

    先寇布端着一杯酒和同僚们话叙,身边没有女伴也拒绝了所有女士邀约,但他看起来挺闲适愉快。在他的目光触及聚集杨威利身边的人们时,眉目中似乎有了一丝纠结。”你过于担心了,生死存亡之际,帝国不会想耗费精力对付同盟,更不会对提督动手。”

    一旁的波布兰翻了翻白眼,随手拨拨自己的橘发。”果然,尽是男人的酒会根本毫无参加的价值,杨提督又被帝国的人霸占着,只希望他们聊的不是这种无聊得让人抓狂的话题哪。”

    的确,相较于同盟严肃的谈话,帝国的几位提督倒不是煞风景的人,他们彬彬有礼地举着酒杯,任何话题都是点到为止,最可能说出尖锐话语的罗严塔尔也在自己好友的警告下收敛许多。他们的主要目的并非友好的交流,而是借着机会观察同盟敌将杨威利。知己知彼,摸通一个人的性格或许能找到他的思考脉络和行事原则。目前的和平不可能维持下去,在他们有生之年,战争必然再度发生。

    然而杨并未让他们有机可趁,或者说当摄取了过多的酒精之后,就连奇迹的杨都会受到影响。曾化解过可能爆发的核子危机、多次在太空任务中化险为夷、传说中无比睿智的杨威利喝了酒后对于帝国提督们各种试探的问题,像是蜻蜓点水般的无关痛痒地回答,倒是在抱怨本国政客特留尼希特的卑劣时滔滔不绝起来。

    吉尔菲艾斯与缪拉担忧过度的酒精可能会对同盟智将独一无二的大脑造成损害,米达麦亚与毕典菲尔特则对杨的表现抱持保留态度,仅罗严塔尔觉得很有趣似的,殷勤地确保杨的杯子里不虞匮乏。

    平时如同护雏的母鸡般对于上司过度保护的杨舰队众人对这情况难得的没有任何行动,帝国方也疑惑着,难道自己落入陷阱了?但待他们了解到杨身上无人能匹敌的除了智能还有酒量时已为时甚晚,“杨威利独战群雄力抗帝国”成为魔术师的战绩中一篇佳话。

 

    向来自律甚严的吉尔菲艾斯酒过几巡后便有些不胜酒力,借口暂时离开后便来到远离司令室的洗手间,用冷水为自己醒醒脑。他寻了一处长椅休息片刻,起身走回中央司令室,中途遇见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你好,杨。”

    那个歪戴着贝雷帽的男人转过身见到是吉尔菲艾斯时,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红发年轻人心里通透,微笑邀请杨与他一同散步回司令室。“话说阁下怎么会到帝国区呢?”

    空间站建造时考虑两方的生活习惯与语言等,内部规画分成帝国区、同盟区与费沙人所居住的中立区。虽然并未严格规定不得入侵他国领域,但路上站岗的帝国士兵们惊讶的表情可看出他们也万万没想到同盟的司令官会出现在此。

    杨威利犹豫再三还是说出了真相。“本来只是想出来透气,不知怎的就走来这里,而这里的标示都是帝国语……虽然试着问路了,但贵国的将士训练有素,值勤时说话会违反军令吧。”

    应该是被阁下的出现震慑得无法反应吧,吉尔菲艾斯好笑想着。“很遗憾,当初设计时应该考虑到这种情况而采用通用语。”

    杨连忙挥手。”不不,这倒是不必了。”

    吉尔菲艾斯看着比自己大了九岁的男人,在见面之前凭着媒体的印象总以为是个成熟稳重、给人可靠感觉的优秀菁英,数次交谈之后才了解其是个随兴又可爱的男子。可爱这个词用在这个年纪的人身上或许不妥,但年轻的一级上将由衷如此认为。

    “哎!”杨脚下一个踉跄,身体顿时失去平衡,所幸只是绊了一下,并未跌倒在地。

    吉尔菲艾斯因为酒精而有些迟钝的脑子顿时清醒了不少,赶紧扶着身旁人的手臂以防再度跌倒并检视地面确认是否工程疏失或是湿滑,平坦干燥的地面上没有任何突起裂痕,那么想必是杨威利醉得比表面上看起来厉害。“杨,请容许我送你回房,你醉了。”他诚恳道。

    杨威利手中攒着方才从头上掉下的帽子,反而露出迷惑的神情。“我没醉啊,吉尔菲艾斯阁下,你可能认为醉鬼都会说自己没事,但我的确十分清楚自己的极限。”

    杨说得信誓旦旦,红发年轻人当然不会把醉鬼的话当真。若是没喝醉,那就表示奇迹的杨是一个走在平地上都会跌倒的人呢。

---

若沒意外,下章應該是波杨斯巴达尼恩play...